第132章 番外·范淮04

直播間的評論區變得混亂, 網友關注點千奇百怪,說任何話題的都有。www.zhongqiuzuowen.com

三夭管理員不敢懈怠,不停點擊刷新, 審核評論內容,好保證風向正確, 沒有激進分子趁機帶惡意節奏。

冤案一類的事件本身就是爭議熱點,其中最難評判的就是關于責任的歸屬, 很容易引起敏感話題。

“說真的,如果不是站在上帝視角,我的想法會跟警方一樣。巧合太多,我沒辦法相信范淮的證詞?!?/p>

“所以公安系統, 是很需要各種專業人才的。他們社會責任大、工作危險度高、精神壓力負載。從事公安工作卻渾水摸魚的, 真的是害人害己?!?/p>

“如果當初是穹蒼主辦這個案件……”

“別想了, 世界上一共才幾個穹蒼???”

“出現了, 看起來好像很簡單, 其實是心里沒有逼數系列?!?/p>

“不是, 范淮這一手, 看起來就知道不簡單??!”

·

穹蒼等人再次坐到會議室里, 開始制定新的調查方案。

一旦換了思考角度, 整個案件就變得截然不同。有種霧里探花, 難辨真假的感覺。這一次,在分析的過程當中,大家都帶了一點遲疑跟謹慎, 不再像以前一樣那么大膽。

準確來說, 目前為止他們的線索,全部都是基于推測。所有真實獲取到的證人證物,只能將兇手目標指向寧冬冬, 而這一假設,被暫時推翻了。

眾人根據穹蒼的建議,嘗試著梳理一遍已知信息,再次捋出案件的脈絡。

“兇手知道寧冬冬穿著什么衣服,也就是說,他一直在跟蹤寧冬冬,持續了有一段時間,做過完善的準備。他還知道寧冬冬今天要去跟劉璐見面?!?/p>

穹蒼站在椅子后面,兩手搭在椅背上,用略高一截的視線從眾人臉上掃過。她低了下頭,發白的指尖扣在深色的紅木上,不急不緩地說道:“寧冬冬當天穿的是校褲,那件寬松連帽衫的款式也很尋常,是同齡人經常會穿的衣服。案發時,燈光昏暗,距離過遠,天上又下著大雨,路人未必能看得清楚。類似的身形、類似的顏色、相似的款式,加上一定的心理暗示,就會讓他們潛意識認為,兇手穿著跟寧冬冬一樣的衣服?!?/p>

眾人愕然,被穹蒼各種大膽而不拘于常規的想法所驚訝。

“也就是說,兇手其實不一定穿著跟寧冬冬一模一樣的衣服?”

“我是說,可能。找到同款衣服需要時間,相似的卻很簡單。兇手又沒有繼承寧冬冬的衣柜,怎么能夠確保,寧冬冬一定會在這一天穿那件連帽衫?如果他心血來潮,穿了一件新衣服呢?”

穹蒼的每一個停頓都恰到好處,帶著種莫名的力量,將眾人原本有些急躁的心情安撫下去。

“我們沒有必要,將兇手的能力想象得過于高超,這樣很容易陷入他們的思維,被誘入對方的節奏。當證詞與邏輯存在矛盾時,應該對證據的真實性做再一次的確認?!瘪飞n面朝左側,抬手指了個青年,問道,“有證人明確表示,自己看見的是寧冬冬嗎?”

青年先是點了點頭,為了保險,還是翻了遍筆記。

“有。一位叫丁陶的商人,他是在路口附近看見寧冬冬的。他將寧冬冬的打扮描述得比較清晰,包括對方衣服正面的大寫字母。我們將照片拿給他看,他也點頭表示確認,第一時間指出了寧冬冬?!?/p>

“還有一個叫吳鳴的學生,他看見寧冬冬從巷子里面出來,并在地上撿到了一個書包掛件。經確認,掛件的確屬于寧冬冬?!?/p>

所以兩人的證詞顯得極為可信。

一道清朗又疲憊的聲音緊跟著響起。

“我們之前初步調查過幾位證人之間的關系,他們的生活背景和社會環境完全不同,甚至彼此間互不相識,完全是偶然間碰到一起的路人。跟死者,或者寧冬冬,在社交上也沒有重合范圍。因此,我們之前判斷,幾人的口供是真實可信的?!?/p>

說話的人用大拇指抵著自己的太陽穴,眉毛因為頭疼而深深糾在一起。他抬起頭看向穹蒼,迷惑不解道:“如果他們是做了偽證的話,那兇手是怎么把他們聚集在一起的呢?兇手究竟是在針對寧冬冬,還是在針對劉璐?”

穹蒼踩著瓷磚邊緣處的黑色線條,在房間里踱步,眾人視線追著她一起轉動。

“一般來說,下雨天的晚上,很難因為一次擦肩而過的機會,就記清楚對方的衣著跟長相,除非他的記憶力十分驚人。我更傾向于,他們是被叮囑,做出這樣的證詞。如果問得再細節、再強勢一點,或許能從他們的反應里發現一些端倪?!?/p>

之前詢問口供的時候,他們的確掉以輕心了,并沒有對幾位證人生出懷疑,也就沒有多加試探?,F在看來,如果穹蒼的觀點才是對的,那他們也是本案的嫌疑人之一。

“劉璐?!瘪飞n停了下來,語氣很肯定地說,“還記得我們之前的假設嗎?兇手是劉璐認識的人。劉璐是一位社會記者,她可能會得罪很多人,還是從最基本的社會關系摸排開始吧?!?/p>

穹蒼身體前傾,曲起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,正在快速記錄的青年立即抬起頭,緊張地看向她。

穹蒼說:“你去翻找一下當天的監控記錄,路口的、商家店鋪的,還有銀行的。我懷疑那天,兇手其實一直跟在劉璐身后。在兩人見面時,悄悄躲在暗處。案發地點沒有監控,就往前面找。將劉璐當天的行蹤完整調查出來?!?/p>

青年匆忙應聲:“是?!?/p>

穹蒼又面向眾人,有條不紊地吩咐道:“再去詢問一遍相關證人,要他們將細節全部說清楚。有收獲來告訴我?!?/p>

“好!”

“那寧冬冬呢?”

“放了?!瘪飞n表情像是在笑,只是那笑意陰氣森森,看著讓人心頭發慌?!案嬖V他們幾個寧冬冬已經被放了,看看他們的反應?!?/p>

眾人比了個手勢,頗有點惡趣味地道:“懂!”

穹蒼輕輕一揚手:“去吧?!?/p>

眾人各自領了任務,準備散去忙活,一個穿著黃藍色外賣服的小哥背著個大包走過來,站在門口高聲問道:“外賣是這里的嗎?”

正在收拾桌上東西的警員整齊一致地抬起頭,先是看向外賣小哥,再跟著領頭那人一起轉過身,像望著老母親一樣地望著穹蒼,感動涕零地呼喚:“隊長——!”

“我的我的?!辟R決云舉手認領,沖著那幫餓狼似的小子咋舌一聲,“我給你們隊長點的。該忙的都去忙吧,別多想,啊?!?/p>

眾人頓時心痛如絞,那股落空的期待全部化作憤慨射向賀決云。幽幽發光的眼睛里分明寫著“這個叛徒!”、“出賣□□,臭不要臉!”、“居然國家機關里走潛規則這個男人太黑暗了!”之類的譴責。

賀決云:“……”在三夭的世界里,他不應該是王者一般的存在嗎?

這群傻逼NPC到底是誰建的模?夾帶私貨了吧?

外賣小哥頂著一幫人民公仆的灼熱視線,發揮出了自己畢生最高的服務水準,小心上前將菜品擺好,然后跟御前公公一樣,一鞠躬、二鞠躬地退了出去。

賀決云看得不忍心,給他打了一個好評。

沒多久,被釋放的范淮也走過來,在他們桌邊一起坐下。

三人圍著會議室的大桌,關上門,悄悄在里面吃晚飯。

網友們很酸。程序員為了不浪費自己投入的精力,特意把食品外觀做得極為精致。鏡頭不停從餐盤上掃過,那裊裊升起的白煙,將正在上班的社畜的魂都給勾出來了。

“我依稀記得,Q哥是批判過這種在副本里吃東西的行為的?!具住舷麓蛄俊俊?/p>

“是什么讓一個男人走上雙標的道路?是美色?是金錢?是愛情?都不是,是臭不要臉?!?/p>

“讓我看看都有什么菜……麻辣小龍蝦、炭燒牛排,那條清蒸東星斑是不是有點過分了??!”

“我似乎知道了什么。舔狗舔到最后,應有盡有?!救粲兴肌俊?/p>

·

三人順利聚首,絲毫沒有面對副本的緊迫感,那閑適的氛圍,甚至可以再開杯酒調劑一下。

范淮吃了幾口,問道:“能把資料給我看看嗎?”

穹蒼隨手將邊上的筆記本遞過去。

范淮兩手立著本子,以一種小學生標準的看書姿勢,將內容認認真真掃了一遍,然后說:“東西少了?!?/p>

穹蒼放下筷子問:“什么東西?”

“筆記本和錄音筆?!狈痘匆暰€停在死者遺物那一條記錄上,用手指點住示意道,“劉璐的職業習慣,她不管去哪里,都會帶著錄音筆和一本黑色手掌大小的筆記本。那天晚上我見到她時,她正在聽錄音筆里的內容。它看起來跟普通的筆很像。你們清點清楚了嗎?”

穹蒼將本子接回來,確認了一遍內容,半闔的眼底暗芒閃過,開口仍舊不動聲色。

“錄音筆長什么樣?”

范淮也記不大清楚了,畢竟時間太過久遠。

“劉璐一直用的是支黑色的錄音筆吧?但是不小心被我撞壞了,我就賠了一支給她。我買的是粉紅色的,側面帶一個夾子,最頂上還有個小彈簧一樣搖來搖去的綠葉子,看著不像錄音筆……”

穹蒼快速翻動書頁,從里面抽出一張照片,按在桌上推過去。里面是從劉璐身上找到的所有物品。

范淮看了眼,很確定地說:“沒有?!?/p> 正在跳轉到兇案現場直播 第132章 番外·范淮04綠色閱讀 - 兇案現場直播 看書神 - 看書神小說閱讀網 ...,如果沒有自動跳轉請點擊[跳轉]
有時候沒有自動跳轉是因為小說站對應的章節還沒有生成,或者那個網站很慢,不是調整功能失效奧。請耐心點,^_^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
国色天香在线观看全集免费播放_无码一级A片在线播放_最近中文字幕完整版2019'_极品少妇第一次偷高潮哇哇大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