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全文完

對于求婚這件事情, 賀決云是很鄭重的。www.maixi9.com他當然是覺得越快越好,但在穹蒼面前完全不敢表現出來,怕把自己的焦慮傳染過去。他覺得最重要的是時機, 時機把握不對,就可能變成一地雞毛。

三夭的員工同樣非常重視。

作為無數篇同人文的創造者, 關于求婚結婚之類的畫面他們曾暢想過不止一百八十次,對“究竟誰才是最浪漫的男人”這個榮譽稱號也曾展開過火花帶閃電般的激烈角逐, 各不相讓,難分高下。甚至險些賠上友誼的小船。

于是,在這幫人發現賀決云憑借不知名玄學成功上位之后,就迫不及待地旁敲側擊, 在他面前瘋狂舞動。恨不得就地化身燈泡, 散發出能持續五百年的光與熱。

賀決云每天一打開電腦, 就能收到匿名人士寄來的充滿情感的問候郵件。那些個長達十多頁策劃方案, 寫得比日常程序開發要真情^實意得多, 也變態得多。

“親愛的賀經理, 對不起, 今天早上我遲到了, 我已經進行深刻的反思。主要原因是, 今天早晨我起床時, 我的女友告訴我,每天她睜開眼睛,從朦朧的睡夢中醒來, 最期望看見的是……”

“尊敬的小老板, 感謝您一直以來的無私指導,讓我在三夭工作的數年時間里,收益良多。但當我回憶我有限的人生時, 在我記憶中最濃烈的一筆,卻是來自一個橙紅的午后,我和我的愛人……”

“我智慧過人善良溫柔的上級領導!您好!我尤記得,那是一個春天,我親愛的女朋友要去出差,體貼的您為我批了一天假期……”

賀決云每次看完郵件,都忍不住要抖三抖,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后,他開始在自己不正常與員工不正常之間來回動搖。

……他就是太善良,才會讓那幫小子閑得慌。

賀決云在后臺發了個傳送無關郵件將扣季度獎金的警告,置頂提示,精神小伙們的瘋狂舉動才終于收斂了些。

賀決云按著自己的額頭,長長吁出一口氣。

煩悶。都凈搗亂。

他靠在老板椅上,閉上眼睛,腦海中不由又浮現出這兩天一直盤旋著的畫面。

比起求婚這種長遠的事,他覺得維系好雙方感情才是迫在眉睫的任務。為此,他已經獨自煩惱了很長時間,卻因為思維胡亂始終沒能思考出對策,畢竟,讓熱戀期間的人保持冷靜是一種過分的要求。

具體說來,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穹蒼前段時間很忙,受邀回A大上幾節公開課,為了保證效果,她一直在看書寫教案,抽空還要去學校做實驗。

賀決云去捧過一次場。整個大課堂座無虛席,甚至還有不少學生站在走道上。賀決云選的位置有些遠了,需要通過墻上的投影屏才能看清楚穹蒼的臉。

他戴了一頂帽子,十分低調地將自己藏在暗處。雖然他沒有穹蒼那么聰明,但也是經歷過精英教育的高學歷人群,聽穹蒼上課倒是津津有味。

到這里一切還是很正常,沒什么??匆娮约旱呐笥讶绱耸軞g迎,賀決云內心洋溢著驕傲與高興。

在課程即將結束的時候,一位年輕的老師跑了上去。他站在講臺上,兩手撐著桌面,就穹蒼布置的思維拓展題與她展開了討論。

兩人說話都是不急不緩的語調,探討起問題來邏輯清晰,時不時還會插一個輕松的玩笑,很有吸引力,學生聽得入神,干脆就坐著沒走。

賀決云看著投影儀里那個男人的臉,越看越覺得不對勁。

哪怕戀愛經驗稀薄,求知的眼神與求愛的眼神他還是能分得清的。那個男人含情脈脈地盯著穹蒼,就差把表白直接打在臉上。

聊過幾句,青年大膽起來,用手指指住試題的時候,狀似無意地將身體靠近過去。如果不是穹蒼禮貌性地后退了半步,兩人可能就要貼在一起了。

男人說話的態度也拿捏得十分親近,好像兩人已經認識了許久。

這種假公濟私與穹蒼搭話,拉近雙方距離的行為,堪稱無恥。

賀決云兩指壓了壓帽檐,將自己陰鷙的目光隱在陰影下,他拿出手機,給穹蒼發了條短信,問她什么時候回家??上_上的人因為講得太過入神,沒注意到手機提示。

賀決云滿心煩躁,將手機收起來,身上開始散發出冷氣。

有類似感覺的人,顯然不止賀決云一個。賀決云在耐心等待的時候,就聽見邊上兩個女生按捺不住興奮的語氣,湊著腦袋低聲討論。

“趙老師真的好帥??!他跟穹蒼大佬好配!他也是少年班畢業的吧?長得那么帥還特別紳士?!?/p>

“別說了,穹蒼有男朋友的?!?/p>

“你說Q哥嗎?他看起來有點傻傻的,而且還不知道真人長什么樣。我覺得他跟穹蒼大佬會沒有共同語言吧?!?/p>

“錯覺吧。能在兇案解析工作的學歷都不低。不能光拿大佬做參照物啊,那一般的聰明人看起來也會傻傻的?!?/p>

“但趙老師不是一般的聰明人??!”

“這倒也是……”

得虧于賀決云多年來的高素質教養,否則他肯定當場起身,一句臟話吼到那兩個女生臉上。

賀決云不高興了,賀決云有小脾氣了。賀決云……只能把苦往心里咽。

他斜眼狠狠瞪了二人一眼,再忍不住,徑直起身走向講臺。

穹蒼話正說到一半,抬頭看見賀決云,立馬停了話題。她朝賀決云隔著半個教室點了點頭,手上收拾起教案,不帶留戀地說:“今天先這樣吧,我要回家了。這個問題下節課再跟你們講?!?/p>

邊上穿著白襯衫的青年明顯有些失望,又很快揚起一個笑臉,溫和問道:“什么時候一起吃頓飯吧?!?/p>

前排的學生聽見了,扯著長音大聲起哄。

穹蒼遠遠瞄了眼賀決云的臉色,敷衍道:“再說吧?!?/p>

后來穹蒼就跟賀決云一起走了。

回憶戛然而止,賀決云抬手拂了把臉,心中暗嘆一聲。他坐直身體,伸長手臂,從辦公桌上抄過一瓶飲料,擰開后灌進嘴里。

就因為只是小事,所以他不好跟穹蒼借題發揮。錯的不是他女朋友,是學校太危險。

賀決云沒什么心情,腦海里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占了一地,幾個小時下來都在消極怠工。他看著桌上一堆沒多少進展的文件,干脆發揮老板的權力,正大光明地曠工回家。

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他已經站在自己熟悉的家門口。

賀決云輕車熟路地去了書房,一邊走一邊解下西裝外套,在他準備擰開門把的時候,聽見了穹蒼清亮的嗓音。

賀決云愣了下,推開門與里面的人打了個照面,穹蒼也流露出些許驚訝,手里握著鼠標,仰頭茫然地看著他。

賀決云眨了眨眼睛:“你、不是你怎么在家里???”

穹蒼已經恢復了正常的樣子,面無表情道:“改成網絡課,就回來了?!?/p>

“哦……”賀決云反應過來,心里是有點高興的。他嘴角翹了翹,怕被穹蒼看出來,抬手擋住半張臉,隨口說了句:“這樣啊?!?/p>

穹蒼問:“你要用書房嗎?”

賀決云忙說:“不用不用,我去隔壁房間,你先上課吧?!?/p>

賀決云把門合上,穹蒼繼續設置直播間的參數。

雖然還沒到正式上課的時間,在線旁聽人數已經快破千了。評論區特別熱鬧,一群人全在刷撒花的表情包以及各種問候。在賀決云出現的時候,他們停了一下,然后又開始刷問號。

“為什么要改成網絡課?”穹蒼淡淡掃了一眼,回答說,“因為家里安靜,我不喜歡上課的時候被打擾?!?/p>

一幫學生在底下喊:“我們不會打擾你的!【哭唧唧】”

“老師我們上課很乖的!”

“哪種程度叫打擾呀?我們可以改啊?!?/p>

“嗯?!瘪飞n隨意應了一聲,“家里比較方便?!?/p>

她把課件翻出來,開始講課。剛開了個頭,書房門再次被敲響。

穹蒼停下聲音,看向門口,賀決云端著個果盤走進來,放到她的桌上。

鏡頭拍到了他的手,手指細長,骨節分明,一截袖口挽了上去,露出他手腕上的銀色手表。

穹蒼點了點頭:“謝謝?!?/p>

評論區閃過幾條文字:

“這是什么名表?”

“不是什么名表,幾萬塊吧。好像是今年的新款。一個大眾品牌?!?/p>

“Q哥的手還挺好看的。所以Q哥能入鏡嗎?”

穹蒼見賀決云出去了,干脆地回絕道:“不能,他低調?!?/p>

“Q哥好像也不是很有錢啊?!?/p>

“雖然是三夭的工作人員,但畢竟是一個打工的,能多有錢?”

“陰陽怪氣什么呢?以Q哥的工資,想買幾十萬的表也是可以的,但是有必要嗎?有那錢提升點生活質量不好嗎?真以為誰都被消費主義給洗腦了?”

“房子好像也不是很大的樣子。Q哥不會還沒大佬有錢吧?”

“開玩笑,大佬缺錢?”

穹蒼看得心煩,禁言了幾個指點江山的賬號。

因為學生太多,很多外校的人也反應想來聽課,穹蒼就選了三夭公開的平臺,沒對直播間增加任何限制,于是進來了許多看熱鬧的社會人士。這群人課不好好聽,光在哪里閑聊,嚴重影響上課氛圍。

房管見她上手封人,明白了她的意思,主動接過任務,開始無情地封號。

穹蒼組織了下語言,就著剛才的問題繼續往下說,

沒過五分鐘,賀決云再次躡手躡腳地進來,從她身后路過,拿走書桌上的筆記本電腦。

攝像頭剛好拍到他窄瘦的腰身,隔著修身的白色襯衫,也能看出他身上極具爆發力的肌肉。

“好腰!”

“讓Q哥入鏡吧!”

“我合理懷疑Q哥在搶鏡頭?!?/p>

“做三夭的員工真好,可以隨時曠工回家?!?/p>

“男人的制服誘惑啊?!?/p>

“我來了,磕CP?我可以!”

穹蒼不悅地皺了皺眉毛,停止講課。

她瞥向房間右上角,發現直播間在線人數已經快逼近十萬人了,應該是網友聞訊趕來,在下面插科打諢。

難怪把好好一個教育板塊,玩成了娛樂板塊。

穹蒼正要開口訓斥,輕微一聲,門被推開一條縫。賀決云站在外面,與她面面相覷。

穹蒼看著他謹慎的表情有點想笑,主動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賀決云小聲道:“打擾你了?”

“沒有?!瘪飞n面不改色地說,“讓他們刷題呢?!?/p>

“哦?!辟R決云擠進來一點,問,“你在哪個直播間???”

穹蒼把房間號碼報了過去,賀決云快速記下,說:“行,沒事了,你繼續上課吧?!?/p>

房間再次歸于安靜,穹蒼點著鼠標把課件翻到下一頁,轉動著眼珠用余光看了眼評論區。

“……喜歡安靜?”

“不喜歡被打擾????”

“女神,你到底喜歡這個男人什么???他有什么優點?”

穹蒼語氣冷下來,跟夾著冰霜似的:“喜歡他什么?喜歡他身材好長得帥又有錢,不行嗎?再聊無關話題的全封了。這里是上課,想聊天找別的地方?!?/p>

“老師,要不你還是回A大上課吧?”

“老師你可以給直播間上個密碼,把密碼發到校網里,就不會有那么多網友了?!?/p>

“不去A大上課了?!瘪飞n掀起眼皮瞅了眼門口,確認賀決云不會聽見,才小聲道,“男朋友鬧別扭,這兩天顧會兒家?!?/p>

等賀決云看見這些血雨腥風的討論時,已經是第二天了。

第二天中午,他坐在沙發上刷新聞,宋紓直接彈了個網頁鏈接給他。怕他不接,還接二連三發了好幾條。

賀決云正要發怒,順手點進去一看,發現里面居然是內涵自己的。

博文中有幾張照片。前兩張是男人的自拍腹肌圖,中間兩張是豪車跟豪宅,最后兩張是極為油膩的自拍照。

“@穹蒼,我也有錢有顏有身材,甚至比他高一個檔次。你跟我,我保證對你更好。一個打工仔有什么好的?哥哥帶你每天坐豪車?!?/p>

賀決云看了兩遍,被這條微博給氣笑了,一時間竟然找不到吐槽的地方。

這人是網上一個比較有名的富二代網紅,交過不少女朋友,靠著壕無人性吸引了一批粉絲。評論區一幫人在喊老公,還有一幫網友在跟他對罵,吵得烏煙瘴氣。

黑紅也是紅,這種被高度討論的熱度明顯讓他很受用。

賀決云退到主頁搜了下,發現還有好幾個人也發了類似的微博,明晃晃地想做小三搶女人。有些是開玩笑的,有些是博熱度的,有些的確是認真。

賀決云頓時怒了,翹起一條腿搭在茶幾上,眼神陰冷地看著那幾個頭像,將他們化作實體,在手心來來回回捏了個粉碎。

……有時候,天涼王破不是沒有道理的。這幫人就該去街上乞討,體會一下正常人的生活。

宋紓:老大你放心,我們已經跟進了!

宋紓:我們三夭怎么能輸?這群臭不要臉的家伙就是在打三夭的臉!

宋紓:三夭的打工仔也不是他們能碰瓷的!他以為自己是誰???

賀決云這次沒有拒絕,他深深吸了口氣,給宋紓轉了一個大紅包。

宋紓:哇謝謝老板!愛你么么噠~

賀決云:滾!

賀決云正要上手跟對方開杠,點了下刷新,刷到了穹蒼的信息。

就在剛剛,穹蒼轉發了那條微博,附言道:“根據我這兩天學習中醫的經驗來看,你的面相寫著腎衰。@中醫王XX,是嗎老師?”

被她@的那個醫生也出現了,簡單回復道:“確實有點?!?/p>

網友沒崩住,在底下一片哄笑,各種嘲諷的表情包朝對方噴去,瞬間搶占了熱點內容。

那個男人惱怒成怒,連發了好幾條辱罵的微博,然而網友十分好脾氣地勸他及時就醫,還以德報怨地為他推薦當地知名男科醫院。

“腎虛就要喝腎寶!”

“我懷疑那肌肉是整出來的。整容行業太發達了?!?/p>

“這一刻我散發著圣父的關懷,畢竟你都腎虛了,我怎么好意思再罵你?”

“雖然你是男人,但我允許你說不行?!?/p>

賀決云那點沒發出來的怒氣,全被底下的回復給清空了。他悶笑兩聲,就見三夭官方也發了一條微博。

“三夭自創立以來,一向緊跟國家號召,走貼近基層群眾的發展路線。包括企業的管理層,也始終銘記三夭精神?!緝窗脯F場直播】項目的主要負責人賀先生,躬先表率,參與項目組一線研發,且屢次親身體驗項目執行情況……”

配圖是一張賀決云穿著西裝的側臉照,那是年會時候,他站在璀璨燈光下被抓拍的照片。

照片上的人,側臉線條硬朗分明,睫毛纖長,目光明亮。唇角微微帶著笑意,看著陽光又溫柔。

“臥槽!臥槽??!”

“有眼不識泰山??!”

“我被三夭精神深深感動了,嘴角不由留下了一行熱淚?!?/p>

“我認真讀懂了三夭精神……所以這是Q哥是嗎?是嗎?!”

“下個月,我要看見這個人的企業破產。三夭,不要讓我失望,你現在是個龍頭大哥了,要自己學會霸總的技能了?!?/p>

“帥嗎?上輩子做錦鯉換來的?!?/p>

穹蒼從書房走出來,對著他“咦”了一聲。

賀決云立馬冷下臉,表現出怒不可遏的樣子。

穹蒼笑道:“你還真生氣了?沒事看什么微博?”

“我當然生氣了!他們這么說我就算了,一幫拜金主義者的自我狂歡而已??墒撬麄冞@么說……就是在侮辱你,憑什么??!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!”

他說到后面,先前壓下去的怒火又被勾了起來,差點要跳到網絡對面跟那幾個人在線撕逼。

穹蒼淡淡說了一句:“那就結婚好了?!?/p>

“這是能解決的辦法嗎?結婚——結婚……”賀決云說到一半,驟然卡殼,等把那兩個字細細咀嚼了一遍并吞進肚子里,臉色開始一寸寸地漲紅,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著穹蒼。

媽的,就這?

這怎么可以?

賀決云腦子里仿佛有一萬把機關^槍在叭叭叭地亂射,把他的理智篩成了一個滿是窟窿的竹籃子。

穹蒼好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啊——”賀決云叫了一聲,撲過去捂住她的嘴,也不管是不是失態,吼道,“收回去!你給我把剛才那句話收回去!”

穹蒼挑了挑眉毛,用眼神詢問他是什么意思。

賀決云慌了神,想起什么,把穹蒼按到沙發上,心急如焚道道:“你等著。坐著別動啊,絕對不許動!”

他快速跑回自己房間,趴在地上,往床底下掏了兩把。

自從上次東西放床頭柜里被穹蒼發現之后,他就換了個保險的地方藏東西。參照了賀先生的建議,他選擇了床底,一個穹蒼伸手碰不到地方。

賀決云順利摸到一個天鵝絨的盒子,攥在手心里走出來。他停在門口咳嗽了一聲,然后才一步一步挪動到穹蒼面前。

穹蒼目光停留在他手上,又若無其事地移開,當做什么都不知道,站了起來。

兩人面對面地站著,莊重肅穆,仿佛交接的是什么革命任務。

賀決云幾次掙扎,都沒能開口說出第一句話。

我喜歡你?

——俗套。

嫁給我吧。

——沒有鋪墊。

那鋪墊到底得是個啥?春花秋月還是山盟海誓?

賀決云很慌張,一慌張他就想撓頭發,將自己原本整齊的黑發抓得一團麻亂。

穹蒼等了半天,實在等不下去,又不敢像上次一樣打斷他讀條,低頭偷偷笑了出來。

賀決云當即紅了眼,強裝聲勢道:“別笑!”

穹蒼頷首:“好?!?/p>

大約過了有一個世紀那么長。

賀決云從盒子里拿出戒指,手指有點發顫,很認真地說:“能嫁給我嗎?我愿意以后都聽你的……”

穹蒼說:“可以的?!?/p>

賀決云也顧不上太多,趕緊給她戴了上去。

銀色的戒圈套在對方手指上的時候,賀決云一顆心重重落下了,一直發熱的大腦也得以回溫。

他努力思考半晌,也沒想起自己剛才都說了什么,見穹蒼在低頭觀賞戒指,呆呆問了一句:“這流程是不是有點問題?”

穹蒼覺得他再糾結下去,得把自己的小腦袋瓜給燒了,忍俊不禁道:“不是你的問題,是我的問題,是我太不矜持了?!?/p>

賀決云張了張嘴,沒發出聲音。他眼里有點水潤,一把將穹蒼抱進懷里,下巴抵在她的肩頸上,低沉道:“我會對你好的,我一定是這世上對你最好的人?!?/p>

穹蒼柔聲應道:“嗯?!?/p> 正在跳轉到兇案現場直播 第135章 全文完綠色閱讀 - 兇案現場直播 看書神 - 看書神小說閱讀網 ...,如果沒有自動跳轉請點擊[跳轉]
有時候沒有自動跳轉是因為小說站對應的章節還沒有生成,或者那個網站很慢,不是調整功能失效奧。請耐心點,^_^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
国色天香在线观看全集免费播放_无码一级A片在线播放_最近中文字幕完整版2019'_极品少妇第一次偷高潮哇哇大叫